立冬-G

!!!

喜喜果:

不可描述来一发^_________^

旅行精选:

环球旅行:

国内最适合一个人去的8个地方,我想去第5个,你呢?
全文阅读

【瑞金】one more time HPparo

嗷嗷嗷

小笛:

HPparo瑞金


各位都说HP梗里面一忘皆空是最虐的,我要证明它不是(什么)




注意:人物有一定ooc




BGM: Donut Hole 小提琴.ver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金和格瑞两个人在图书馆的角落里坐着。来图书馆的通常两种人,要么看书要么发呆,格瑞负责看书,金就负责剩下的。

那多少英寸的羊皮纸上填满的都是一颗孩子想要应付作业的心。

“………好无聊啊格瑞……”

金趴着窗子去看魁地奇球场,那里似乎是拉文克劳队在练习,小巫师们不惧寒风一个个飞得只剩残影。

金盯着看那片空旷,没挪开头,手盲探着抓住了格瑞的袖子小幅度拉扯。格瑞为了不让自己的作业被划出一条心率图,他选择了放下笔而不是无视。

“怎么了。”

格瑞的声音压得很低,本来清冽的嗓音因为长时间的无言而显得有些嘶哑。格瑞看到了他散落的银色发丝因为静电微微上扬,最后触到了金的羊毛背心领子口,他没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

“你看那边。”

金抑制不住自己语气里的兴奋,虽然他尽全力把语调放低,可是那点藏不住的洋洋得意依旧钻进了格瑞的耳朵里,顺着耳道窜入心脏,一路酥痒。

金看出了格瑞小小的走神,于是他又重复一遍格瑞的名字,喊声轻快,冻得泛红的指尖碰上玻璃窗,指腹周边的透明微微泛起雾气。格瑞顺着指的方向看,依旧一无所获。

“啊呀,就那里,格瑞你看仔细点。”

金把格瑞拉得近一些、再近一些,直到格瑞的耳朵贴上了金的的脸颊,血液不怎么循环的耳廓感受到了炙热,金则觉得脸上微微一凉——他们都在意,但是却彼此闭口不提。

格瑞只好认真地眯起眼睛,迷迷糊糊中才分辨出腾在球场空中的那点金色反光。

“………金色飞贼。”

金笑嘻嘻地说是,手指在玻璃上打圈,在他的视线里这就好像是凭空把那个值150分的小家伙圈住一样。可是格瑞却只能看到金手指尖的通红,他握住了金的手指,把它包在手心里,等着它渐渐回暖。

“你的作业做完了?”

明知故问,可是格瑞只能用提问转移金的注意力。果不其然金的嘴角慢慢变成一个委屈的弧度,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无辜和讨好。

“……格瑞,帮帮我嘛。”

“我和你的课程不一样。”

格瑞嘴上这么说着,坐回了位子,他拿起羽毛笔,又找了张新的羊皮纸开始奋笔疾书。

金突然没了兴致,金色飞贼就算抓住也不是他的,于是他贴着格瑞坐下,装模作样的摊开那张空白得像是一忘皆空过的羊皮纸,然后将羽毛笔提起又放下。

魔药课的作业总是让人无从下手,特别是金这种连操作课都静不下心来的格兰芬多,他们的成绩通常都很难看,运气好则A,不好的话会是T,金已经很努力了,却还是一路的A低空飘过。

他挠头抓耳,金色的短发被他搞的像是飞过半个英格兰送信的猫头鹰的毛,东一簇西一簇全都翘了起来。就在他想要去找些参考书的时候,一张写得明明白白的羊皮纸戳到了金的面前。

“你要的参考书。动静小点。”格瑞语速很快,金听得仔细,“嘘,我可不想因为你被赶出去。”

于是金一手捂上想要欢呼的嘴,一手接过那张羊皮纸,想说的话已经到了嘴边,金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只好悄悄凑到格瑞耳边。

“谢谢你啦格瑞,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

说完金就冲去了书柜。格瑞往自己的羊皮纸上写了两三个字,停笔,哼了一声。

笑容一瞬即逝。

他们在图书馆呆得很晚,近乎到了闭馆的时间。格瑞领着金礼貌地向平斯夫人点头道别,等一出图书馆大门,金憋了一天的欢快声音终于彻底放开了。

“今天完全没有动过啊……我骨头都僵掉了!”

金做起了小时候秋教给他的体操,动作夸张的活动肩膀和脖子,格瑞默默挪开了半步防止金误伤到他。

“格瑞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食堂。”

格瑞掏出自己的魔杖,手腕灵巧的一抖,金色的光粒聚集在格瑞面前,凑成了时间显示。这个点,估计热闹的礼堂里已经坐满了人,格瑞想了想决定加快步速,或许金喜欢热闹,但是格瑞更好静,他希望那些偏僻的位子不要被占掉。

可是金阻止了格瑞。就像是下午发现了金色飞贼时一样,金扯住了格瑞的巫师袍宽大的袖子,两根手指夹住一绞,让格瑞跨出去的脚步一个停顿。

格瑞用眼神询问,金迎着格瑞的视线回望过去。他踮起脚,说。

“我们去有求必应屋吧。”

明明已经离开了图书馆,但是金这次却依旧压低声音,像是分享恶作剧的孩子一样笑得狡诈。格瑞和他对视了一秒,最后在那耀眼的蓝色里妥协了。

他们去了赫奇帕奇寝室附近的厨房打包了一篮子的食物,随后又轻手轻脚的上了八楼。

“格瑞我来走!”

金熟门熟路地来回三次,一蹦一跳,最后站定,果不其然墙上出现了门把手,可是金走到了格瑞身边拿过篮子。

“去开门吧。”

格瑞眨眨眼,大概是个惊喜,格瑞想不出来,金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他毫无犹豫地推开了门。

那是一间狭小但是温馨的客厅。

金在格瑞身后探出脑袋扫了一眼,然后满意地点点头。不论是能淹没脚的毛地毯还是看上去就很软的沙发都让金喜欢的不得了,他站在门边就开始脱鞋,直接扔在了门口,就欢呼着跑了进去。格瑞有些无奈,他也脱掉自己的靴子,一个漂浮咒,把两人的鞋整齐的排好,随后放置到房间的角落里。

金已经坐到了沙发上,整个人侧坐着,腿也放上来——这个动作说不上得体,但是这里只有格瑞看得见,金乐意放松——篮子打开一半拿出了热腾腾的肉派。

“格瑞快点来啊!”

就和小时候一样。格瑞心里无奈的想,面色不变的坐到金的脚边。他一坐稳,肉派就已经送到了他的嘴边。金对格瑞做的的动作里总是带有讨好意味,格瑞不会拒绝,他侧头咬下去,热乎乎的东西在冬天总能让人觉得舒服。

“好吃吗?”

“一般。”

“是嘛………唔嗯!!好吃!!”

金自己咬了一口,然后鼓着腮帮子语速飞快的说着赞美的话,一半对着梅林,一半对着家养小精灵。

“这也太好吃了吧!!”

格瑞没有搭理金,他低下头去篮子里拿了一个三明治认真进食,吃到第二口的时候,金已经解决了一大块的肉派了。

“格瑞,三明治好吃吗?”

“……一般。”

“让我尝尝呗。”

明明篮子里还有。

格瑞的动作总是比嘴要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把三明治送到了金的嘴边。金打量了一下,抬起头。

“我吃这边的就好。”

他飞速凑近格瑞的脸,舌头的温热感贴上了格瑞的嘴角边,卷走了细小的面包屑,留下一个令金羞涩的吻。

“味道蛮好的!”

“………金,谁教你的。”

金眨了眨眼,脸上的红色加深,笑得愈发得意。

“我可是天才!”

格瑞放下手中的三明治,拽过金的领子往自己面前带。



一顿晚餐吃了好久,金的胃口不错,格瑞则是因为心满意足的尝到了甜头。他们收拾碗碟放到篮子里,格瑞又拿出魔杖无声施漂浮咒去放好。金吃饱了完全不想动弹,他想了想,索性躺到了格瑞的大腿上。

“格瑞,N.E.W.T难吗?”

格瑞的回答是不咸不淡的还行。

金料到格瑞一定会这么说,心里感叹着不愧是格瑞啊这么厉害,嘴上又忍不住吐槽格瑞总是把难上天的考试说得轻描淡写。

“你骗人的吧,我去年问你O.W.Ls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现在我的头都快炸开啦!”

格瑞垂垂眼,没有多说一句,手指插入金柔软的发丝里微微一揉,瞬间金哼唧的声音就小了大半。

说真的,N.E.W.T对格瑞而言真的没有太大难度,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考试就是一场无趣的默写和比划——把现有的东西搬出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了。但是格瑞还是在复习,小部分原因是为了保险起见,大部分则是为了带动金的积极性。

金今年五年生了,马上要面对O.W.Ls,对格瑞来说轻而易举的事在金眼里可不是那么的简单。何况金是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员,他还要训练,课程势必会落下一些。格瑞乘着圣诞节前后的假期为金补课,那些魔药学和历史学金上课总是晕乎乎的,在金眼里只有格瑞能把它们解释得简单易懂。

“记得复习。”

“好~”

金用头顶去蹭格瑞的掌心,有求必应屋里因为金的需要,在沙发边上就有一个小火炉。屋内的温度温暖,又加上两人刚刚饱餐一顿,就显得又些昏昏欲睡。

已经回暖了的手指顺着格瑞的毛衣纹理一路往上,最后停在了规律脉动的心脏处。

“格瑞你马上要毕业了是吧……”

金收回手,语气里多了些遗憾。

“这样就又要有两年不能见面了。”

“……嗯。”

一时房间里只有火炉烧柴发出的噼啪声。

“嘿格瑞,你毕业以后想当什么?”

格瑞听得出来金在勉强转移话题,他顺着金的话题继续下去,回答得漫不经心。

“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把我预录用了。”

格瑞看得出来金蓝色眼睛里的疑惑,他叹了口气,解释说明。

“魔法部的一个部门。”

“哦~~哇,那格瑞你岂不是要当官了!太厉害了吧,你都没毕业就已经要去当官了!会不会很忙啊?我还想着你会回来看我呢……”

格瑞没有插嘴,虽然金说错了很多,但是他也不太想反驳,否则还有千千万万个疑问在等着他。格瑞喝了口黄油啤酒,用提问堵上了金喋喋不休的嘴。

“那你呢,毕业当什么?”

大概会是职业魁地奇选手。
格瑞做好了准备去听答案,在他眼里这个傻小子除了魁地奇几乎没什么上心的事,更何况他确实是一个百年难遇的好找球手。

“傲罗!”

格瑞惊讶了一下。

躺在他腿上的脑袋转了转,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格瑞你也没想到吧!”

嗯。格瑞小小的回答,于是金笑得更开心了,像是做成了什么壮举一样。

“你看啊,我的魔咒课和黑魔法防御术可是格兰芬多里数一数二的!再说了当傲罗不要太帅气哦,比找球手还要酷。”

金起身,装模作样的掏出袖子里的魔杖挥舞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像是一头狮子面对猎物一样展开进攻——可惜是对着空气。

“障碍重重!除你武器!”

格瑞想了想,也掏出了魔杖。

“倒挂金钟。”

“咒立停!”

迅速而又完美。

格瑞点点头,算是认同了金嘴里的那句【数一数二】

“你确定吗,金。”

“当然啦格瑞!你也不想想我是谁!我可是天才金啊~”

蓝色的眼睛咕噜一转,金又扑回了格瑞的怀里,虽然格瑞意思意思推了一把,但是金知道这是允许了。金坐在格瑞的边上,腿翘在格瑞的大腿上,手中的魔杖一甩又一甩。

“格瑞,给你看一个我自己发明的魔咒!”

金眨了眨眼,手腕一抖,魔杖顶端碰到了格瑞的毛衣,那里心脏的跳动隔着毛衣顺着魔杖传达到了金的手中,一下,又一下。

金轻声说。

“爱我。”

格瑞知道,这大概是全世界最成功的魔咒了。

他把得意的金搂入怀里,听着他傻笑起来,自己也没有忍住笑了两声。手指和手指交缠在一起,魔杖咕噜咕噜滚落到厚厚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在槲寄生下唇与唇的轻触。

接下来的生活时间一点点流逝。格瑞就如预料一般顺利通过了考试和考核。
假期开始格瑞直接去了魔法部(反正在金眼里都是一个样)开始上班,金则是苦着个脸拿着格瑞替他准备的各类书籍——提前为N.E.W.T的考试做准备,不及格可毕不了业。

接下来的两年可以说是过得匆忙,金忙着学业,格瑞忙着工作,但是他们依旧一起渡过了圣诞节,在假期里的周末,两人会手牵手去麻瓜电影演看一场电影,或是去霍格莫德村的三把扫把喝杯黄油啤酒。格瑞已经可以毫无顾虑的在家里使用魔法,于是乎金一天到晚黏在格瑞的背上,求他挥挥那根魔杖,洗碗也好收拾东西也好,格瑞敢打赌自己现在的无声咒一定要比学生时期施得更老练,全靠金的懒。

“我想要杯热茶。”

金躺在地上翻看手里的报纸,头版就是魁地奇世界杯的赛况,他去不了,今年金也是七年生了,面对最终考试的他选择了收心。

格瑞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没抬头,只是用脚背踢了踢金的腰。

“自己去拿。”

“帮帮我嘛格瑞。”金抓住格瑞的脚腕,伸手挠挠他的脚底板,虽然格瑞不怕痒,但是只要这个动作是金做的,就会让格瑞的心脏难耐。

“自己去。”

金撇了撇嘴。

“你不爱我了?”

格瑞眨了眨眼。

“咒语还在生效。”

“那就帮我拿杯水呗。”

叹息声婉转好听,特别是里面的无奈和宠溺。

“好。”

第七年的霍格沃茨生活金可以说是拼上了老命,格瑞不在身边,但是金却自觉的每天泡图书馆——傲罗的要求可不比魔法部考核的要求低。

黑魔法防御、魔咒和变形金可以说是信手拈来,可是魔药和草药两门足够让金发疯。他早上上课晚上跑图书馆,认真得让紫堂和凯莉咂舌。

“你就这么想当傲罗?”凯莉往金嘴里塞了根甘草魔杖,一旁的紫堂则是搬来了更多的参考书。

“嗯,我姐姐就是傲罗。”金的眼睛里暗了又亮,眨了眨,语气里透着憧憬和感叹,“我也想当个正义的傲罗去逮捕黑巫师。”

紫堂制止了凯莉的嘲笑,对金说了句加油。他们都知道,金这次是认真的。

考试忙碌,工作忙碌。格瑞和金好久没有贴在一起了。但是很快,一年的时间像是飞逝一样,在忙碌里变成一个眨眼。

等格瑞站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的时候,金已经到了,脚边是两个大行李箱。他没提起行李,飞速跑到格瑞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觉得我考的好极了!”

“是吗。”

“嗯!”

夏天早到了,但是两个人都不嫌热,嘴唇的温度同化。

站台的角落里两人的身影换成一个。

从结论而言,金成为了傲罗候选人。他的学业成绩通过要求线,同时又因为出色的魁地球战绩和身体能力通过了测试。

“我要去三年培训啦,格瑞,你会想我吗?”

“………笨蛋。”

格瑞把围巾一圈又一圈地绕上金的脖子,或许一个保温咒就可以解决,但是格瑞忘了,他只是担心金离开自己后会不会管不好身体。

“我会写信回来的!”金握上格瑞的手,围巾从格瑞的掌心里滑落坠在金的胸口,手指相扣,最终掌心贴着掌心,变成了恋人才会有的牵手方式。

“不许花心哦,格瑞。”

格瑞点点头,他的另一只手拂来金的额发,给了他一个祝福的吻。

“还在生效。”

格瑞知道金听懂了,因为那双蔚蓝色闪耀着星光。金迅速的踮脚,白色的吐息化在一起。

“那我走啦,别担心,格瑞。”

他走了两步回头挥手。

“再见!”

格瑞点点头,看着金踏上了骑士公共汽车。

之后就杳无音讯了。

格瑞比起担心金,更多的还是感慨,他知道金的这个决策做了很久——金的姐姐就是傲罗,还是个打击手,因公殉职后格瑞就和金两个人相依为命了。他还记得有一段时间金每晚会抱着枕头求一起睡,然后闷在格瑞的怀里说他讨厌傲罗。可是等金毕业了还是选择了儿时的梦想。

嘴上说着不担心不在乎,格瑞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走神。魔杖比羽毛笔要好转得多,在指间翻转后又稳稳握住,可惜格瑞还是觉得无聊。他想起了什么,放下魔杖打开抽屉,里面是一张褶皱的便签纸,密密麻麻的写着难辨的字。

傲罗的训练异常艰难严酷,金答应的写信似乎成了难事。这张便签是格瑞在自家壁炉里的某只野猫身上发现的,似乎是金的一些小把戏,但是好在成功了。

我很想你,别担心,格瑞。

格瑞把褶皱处抚平。

他又想起来金的那个魔咒。

爱我。

“爱你。”

格瑞笑了笑,魔咒还在生效。

两年半,还有半年,格瑞算着时间,他想大概等金一回来,自己的清闲又要不见了,可是格瑞却为此感到了期待。

还有半年就能见面了。

而不是在这么一个风雨交加狼狈不堪的夜晚。

“格瑞。”

格瑞打开门的刹那差点甩出恶咒——面前的人浑身是血气,巫师袍子下摆碎裂着,被雨水淋湿,又被风吹得打卷。可是魔杖还没有滑到掌心格瑞就认出了这是金。

即使现在是黑夜,那头金发化为了白丝,即使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是化不开的悲哀,格瑞还是能知道,这是金。

“……金?你快进来!”

格瑞想要把淋着雨的金拉进屋内,伸出去的手被金避开了——拒绝的含义表达的很是明显,金摇了摇头,银白色的发尖滴下水珠。

“格瑞。”

金的语气平平,低得像是当年在图书馆里的窃窃私语一样。

格瑞在雨声中用尽全力去抓捕他的话语,却怎么都攥不住在手中,只能死死握拳。

“我的任务失败了,本来应该是要被秘密处决,但是我没忍住,想回来看你一眼。”

他眯起眼睛,笑得开心。

“你看上去还是这么帅气,真是太好啦。”

格瑞不想听前因后果,这次他拽住了金的手,整个人暴露在了大雨之中。手中的轻颤告诉格瑞,金没有他表现的那样平静。格瑞甚至忘了自己是个巫师,用还算干燥的手拂过金的脸颊,那里的水温热。

“能逃得走吗。”

金摇摇头。

“还有件事我一定要做,格瑞。”

格瑞透过金的肩膀,看到了好几个傲罗幻影移形出现在夜色之中。金背对着他们,但是脸上释然的模样表明他也知道了。

金很迅速的掏出魔杖,对准了格瑞。

张嘴又闭上,金几乎咬破了嘴唇,那里的鲜红看得刺眼。

杖尖抵住格瑞的马甲,在那之下,是格瑞的心脏。



“咒立停。”



爱我。

嗯。

咒立停。


格瑞看到傲罗对金使出力松劲泄,那道魔咒闪着光,刺入金的身体里——赶在了格瑞的盔甲护身之前。

他想要阻止他们带走金,却被牢牢的锁住手臂,眼睁睁看着金消失在幻影移形咒语之下。

“他会被怎么样。”

傲罗叹了口气。

“摄魂怪之吻,先生,他的运气不太好,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十分抱歉,这是上头的命令。”

格瑞只是觉得浑身发冷,他不知道傲罗是什么时候松开他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家,怎么坐到沙发上。

他只知道。

手摸上胸口,那里的跳动依旧。






魔咒还在生效。






【END?】






















格瑞辞去了魔法部的工作,他也卖掉了金和他的房子,一个人住到了伦敦的市区里去。

一个不算糟糕的工作,一间狭小的房间。

格瑞完全混入麻瓜之中。

他把巫师袍、魔杖还有便签纸都锁进了盒子里,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样,里面满是绝望。

早晨七点准时出门,格瑞今天也抚上自己的胸口,那里在跳动着,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咒立停。

魔咒还在生效。

咒立停。

……………

咒立停。



格瑞推开门,差点和门口站着的人撞个满怀。

金色的发丝蓝色的眼睛。

“嘿格瑞,好久不见!”

格瑞的喉咙失去了声音。

面前的青年挠挠脸颊,眯起眼睛。

“头发是染回来的,你可别嫌弃我啊。”



“…………金。”



“嗯。”

格瑞觉得眼前模糊,他不敢眨眼,握着金的手腕,把他的手掌贴上自己的胸口。

他找不回自己的冷静,颤抖着。


“你说了,咒立停。”

“……”

“所以。”

格瑞低头。

“再施一次咒吧。”


泪水滑落到相交的唇之间。



【END】

【瑞金】作品归档

小笛:

我坚信我的文值得数次阅读,每篇文我都藏了好多细节等你们发现


9/23日已更新


【梗】2K以下


人鱼金捡到了人类格瑞(正统RPG)


一忧一喜(两篇)


金:惊喜、意外(学pa)


トエト(V家曲梗)


隐喻(意识流)


瑞金手机铃声


天台(学pa)


線香花火(现代)


again(原著向)


沉溺(人鱼pa)


变种花吐


Order made






【短篇】


夏日、初吻、告白(学pa)


爱深责切(特工pa)


请不要小瞧姨妈期女性的战斗力(金性转 原作背景)


Eversleeping in sea 永眠于海(人鱼pa)


在灯油燃尽之前 (摆渡人pa)


爱豆和宅男是没有好结果的!(ooc预警)


kiss kiss kiss (现代)


格瑞说他需要杯冰牛奶冷静一下(现代)


欺诈游戏(赌场pa)


黑风衣和水手服(吸血鬼pa)


one more time(HPpa)


剧本(CVpa) 


两天的旅行(旅游pa)


茕兔 (BGM企划 民国pa)


格瑞的一见钟情 (现代非幼驯染pa)


两面相(十面相曲梗)






【系列】


向日葵系列 完结


他的向日葵     


她的棒棒糖           


他们的西米露(收录)


他的一封信(收录)


人设




全世界系列 完结 含安雷雷安无差


全世界最可爱的外遇  金视角


全世界最同步的绿帽  格瑞视角




你和我的狂野情人系列 未完结


将你染上我的味道


让我完成你的约定 


和你一起幸福下去


然而我们还没结婚


你和我的一场婚礼(收录)




落叶式魔法系列 完结


1落叶


2归根


3发芽


4共生




我心系列 完结 


Vide cor meum 凝视我心


Io sono in pace 平静我心


Agréable Cor Meum愉悦我心




解谜咨询处




银河系列 完结


之后的事无人知晓(沙之惑星)


观星童话(太阳系Disco)


彗星恋爱(彗星蜜月)


行星轨迹(行星环)




猫国物语系列 完结


一场旅行 


猫薄荷 




好想急死你的字母日常 完结


十六岁和十四岁


十六岁和十四岁


十八岁和十六岁


十八岁和十六岁


十八岁和十六岁


二十岁和十八岁




救赎系列 完结


深海二息


午夜同行




黑白冰面系列 未完结


莎乐美展露出的笑


白色天鹅圣洁的爱


黑色天鹅扭曲的恋


圣人约翰献上的唇(收录)




学生日常小短片 不定期更新


真心话


午睡


手链





导师异闻录 存稿




格林童话 未完结  剧情两头发展世界线一致


瑞金60:小红帽的微笑


              小红帽的狼


              小红帽的床


              狼的选择


              小家伙的猫


              小红帽的秘密


              狼的眼睛


              狼的概率


              小红帽的星星


              小红帽的勇气


              狼的假面




雷与安:


             新搭档和新任务



第一次写这个(:3_ヽ)_
太太不要嫌弃我Õ_Õ
@VeryHot_融化了太太的混乱之都及设定集
话说我今天上午路过快递店的时候看到地上一堆快递 差点想自己去里面找hhhhh
下课后去拿的快递,嗷包装盒被压瘪了一点QAQ
不过幸好书还是好好的 O(≧▽≦)O
封面挺简单的,我喜欢hhhhhh 纸质印刷都米有问题,诶丫看着就开心 抱着书笑的傻兮兮的 室友都看不过去了😂😂
炒鸡喜欢太太写的全职同人 在好友面前各种安利hhhhhh
给太太小心心!!!(●'◡'●)ノ❤
两位太太一起写的混乱之都嗷 文里面的每一位都是天使嗷嗷嗷 两位太太更是!!我都超喜欢!!!!
cp都好好hhhh嗯咳咳…… 我才不会说我第一个找的就是肉(◦˙▽˙◦)好吃hhh
拍了几张照 咳……技术不太好 请不要介意,文里有糖有渣,太太的叶修周泽楷黄少天等等都好戳我的(*////▽////*)
正文番外都好好看 太太最后写的FT也好可爱啊
能看到太太们写的文 感觉超幸福的!
我…我…词穷OWO只能说一点简单的 请不嫌弃
最后 感谢太太们 辛苦啦!!! (*ฅ́˘ฅ̀*)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欢乐逗】TIME Ⅲ—在路上【正文377-394】

终于等到

Dasiv:

TIME Ⅲ—在路上【正文377-394】




和TIME衔接的半原著背景【TIME全文点我】【TIME Ⅱ点我


TIME Ⅲ独立tag请搜TIME Ⅲ 【这个大概是链接




2017.5.7




377.


这些事都是后来比赛结束张佳乐给孙哲平聊天的时候提到的。


毕竟孙哲平看的是直播


像这种谁来比赛现场看比赛的事没人说也就没人知道。


“那必须啊,直播就能看见了谁还来现场。”张佳乐义正辞严的说


“蛋,选手看台和游客分着的。照样看不见。”孙哲平满脸鄙夷的说


然后张佳乐想了想还真是。


“那你得跟我们坐一块儿呗,就是那个什么?家属席?”张佳乐若有所思的说


然后扭头开始冲着队里的人挨个问家属票怎么买。


 


378.


当时队里的人都很迷茫。


“谁啊?家属票?你爹来啊”方锐奇怪的问


“蛋。”张佳乐说


“啊?”方锐愣了愣。


“孙哲平来。”张佳乐继续说


“啊??”方锐愣住了。


 


379.


第二赛季孙哲平以百花战队队长的身份杀进荣耀圈


震惊所有人。


后来这么多年过去了。


孙哲平以世邀赛选手家属的身份杀进荣耀圈


继续震惊所有人。


“平地一声雷,是金子总要发光。”张佳乐不明所以的赞美道。


 


380.


张佳乐不是故意的。


但是当天晚上的庆功宴的话题最终还是变成了谁变成谁家的干儿子的走向。


 


381.


所以在那个大家都知道孙哲平张佳乐哥俩好的年代里


楼冠宁一直都很迷茫。


毕竟,在楼冠宁看来血海深仇似乎不是拿来形容友情的。


“那是你们老师忽悠了你。”当时张佳乐很心虚


“真的吗?”楼冠宁一脸迷茫的问


“不信你问孙哲平。”张佳乐自信满满的说


“孙大神,你和张大神是好朋友吗”后来楼冠宁信以为真的问了


然后楼冠宁听到了孙哲平捏手指的声音。


 


382.


哥俩好等于欠收拾等于干一架等于血海深仇。


面对着大神亲口教育


楼冠宁这种学历镀金的电竞版王思聪毅然决然的把自己划入了文盲的行列。


 


383.


说到这俩人的关系忍不住多扯淡两句。


毕竟俗话说的好,揣块石头在怀里捂三年还有热乎气。


像孙哲平和张佳乐这种从高一认识到现在的


革命友谊一直上升到不知道怎么说的。


但凡揣怀里捂的是鸡蛋


可能这会儿养鸡场都有好几个了。


 


384.


印象里当时孙哲平第一次跟张佳乐聊人生是在世邀赛之前


俩人回高中。


当时两个人站在操场上特别感慨。


毕竟。这里不仅是两个人认识的起点


更记录了两个人一起抄作业翻校墙欺负老师欺负同学等一系列的岁月。


“时间过的多快。”当时张佳乐感慨的说


“嗯。”孙哲平赞成的点点头。


觉得一晃这么多年了,认识俩人的老师也差不多都……


然后饱经沧桑的体育老师拿着足球从器材室出来


在看到两个人之后健步如飞,扭头就跑。


 


385.


历史的见证者


随处可见。


 


386.


那个时候是中午放学


两个人看着一群学生人山人海的往外走。


当时孙哲平说了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


“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然后张佳乐也说了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


“啊什么?”


然后孙哲平听见了广播站里悠扬的音乐。


那是孙哲平这辈子最恨萨克斯的一天。


 


387.


最终这场搭伙过日子的对话以失败告终。


然后两个人一起遛弯,逗猫,吃烤串。


其实张佳乐对孙哲平当时的行为挺记忆犹新的。


“服气。”张佳乐坦诚的说


不过孙哲平没有买账。


因为对张佳乐的行为当时孙哲平形容起来也是两个字。


“理智?”张佳乐沾沾自喜的问


“耳背。”孙哲平想都不想的答。


 


388.


有人泪流满面是因为对暴力的控诉。


有人泪流满面是因为对法律的不满。


张佳乐属于前者。


孙哲平属于后者。


 


389.


其实很久之后张佳乐也承认过


当时孙哲平说这话的时候自己挺开心的。


“那当时你怎么就怂了?”有人不解的问。


“因为赛场上同行都是赤裸裸的仇人。”张佳乐想也不想的说


 


390.


因为孙哲平要打十年荣耀


因为张佳乐想打十一年荣耀


所以孙哲平也要打十一年荣耀。


所以张佳乐装傻充楞孙哲平知道


然而孙哲平依然满不在乎。


因为他知道当时自己是一时冲动


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张佳乐的想法差不多。


 


391.


赛场上的只有对手。


 


392.


所以在那个二十岁往上百分之七十的家长都开始琢磨怎么让自己孩子领结婚证的时代里两个依然满不在乎


两个人依然自信的飞起。


因为两个人先是同学,再是哥们,然后是主副队,再然后是对手。


“咱们的交集就像蜘蛛网一样牢靠。”张佳乐感慨万分的说


然后孙哲平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人安静的看着游戏里的蜘蛛从蜘蛛网上掉了下来。


然后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了。


 


393.


当时孙哲平表情复杂的看了看张佳乐


当时张佳乐表情复杂的看了看蜘蛛。


“所以你看,咱们比蜘蛛网还牢靠。”张佳乐语重心长的说


 


394.


所以张佳乐想等什么时候自己拿够了冠军再说


所以孙哲平想等什么时候自己打够了比赛再说


有人不理解,觉得两者不矛盾。


“就真会影响比赛?”有人奇怪的问


“当然。”孙哲平说


“当然。”张佳乐说


“在能比赛的时候不痛痛快快当对手,那多遗憾。”张佳乐说


“赞成。”孙哲平点了点头。


因为这两个人其实都还没疯够。


所以这两个人决定继续一起努力着。




---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118.132.7.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